四川版权综合服务平台

开学了,侵权复印教材还多吗



    复印店内还未装订的“图书”。本报记者 邹韧 摄

    “老板,找本书,《机械制造工艺学》有吗?”“有,1本15元。”“多打几本能再打折吗,我们大概有二三十人需要。”“最多每本便宜一两块。”……9月4日下午,《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跟随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案件督办处工作人员,在陕西西安一所高校暗访时,看到了以上这一幕。高校开学季,新生到复印店通过打印复印“购买”教材现象在多所高校中非常普遍。

    暗访高校复印店,有喜也有忧

    9月6日上午,记者跟随由全国及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等相关部门组成的暗访小组,先后对首都高校内的15家复印店复印教材现象进行暗访,结果有喜也有忧。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校内,有一家位于地下室的复印店,记者看到,一进门的墙上贴着印有“本店禁止复印一切有版权的书籍和教材”字样的纸张。而在首都师范大学校内的“湘中快印”复印店,工作人员则指着正在复印的书对记者说:“我们店里不印后面写着:版权所有,侵权必究字样的书。”

    其实,早在2014年,记者就曾对北京两所高校内的复印店复印教材现象进行过暗访。那时,许多店主让记者在电脑中选择所需要复印哪个年级、哪个系、哪个专业的哪本教材,因为在他们的电脑里会有所在学校所有科系相关教材的电子文档。而这一次,记者和执法人员只在其中几家北京高校的复印店电脑内发现有部分教材的电子版。

    今年2月底,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会同教育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部分重点城市高校及其周边复印店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对校园内的侵权复印进行了专项治理。

    在感受到校园内复印店版权意识正在树立的同时,检查人员对侵权复印“死灰复燃”的担心也非常沉重。

    记者跟随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案件督办处工作人员来到西安时,高等教育出版社法律事务与版权管理部工作人员迟悦已经在西安地区走访了近一周时间。“在我走访的所有高校内,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复印打印教材现象。”迟悦说。

    9月4日-5日在西安走访几所高校复印店时,记者发现,盗印教材的情况主要表现为:店内电脑、优盘、移动硬盘中存储着大量教材的电子文档,可根据学生需求“打印”,如某所高校的星宇图文社,仅一个文件夹内就有149种教材的电子文件;店内摆放着几十至上百册复印好的成品“样书”,如某所高校“南门文印部”内,复印好的成品书现场查出了71册;复印店乐于向学生提供整本复印的服务,几乎有求必应。

    在此次专项检查活动中,陕西省现场查缴复印图书200册,电脑主机7台,移动硬盘2块,依法查处违法违规复印门店5家,并对非法经营的复印门店进行了清理取缔。北京市海淀区查缴复印图书300余册。

    为啥复印会侵权?心结须打开

    记者发现,随着秋季高校开学季的到来,高校内部复印店盗印教材的情况又到了问题突发期。原因在于,不论是学生,尤其是新生,还是复印店老板,甚至一些学校的管理人员,心中一直有个死结——怎么复印会和侵权挂上钩?

    记者在北京某大学的一家复印店的电脑中除了看到有部分教材的电子版外,还惊奇地发现,居然有几名学生专门写了一篇题为《北京高校打印店经营现状研究调查》的论文,通过对36名同学对打印店满意程度的调查研究,来帮助完善现有打印店的服务,从而做到以学生为本。记者通篇读下来发现,论文完全没有涉及复印整本教材或图书是否侵权的问题。

    在暗访中记者发现,有很多复印店的老板,甚至是学校相关部门的管理人员根本不清楚,复印教材是侵权的行为。当执法人员发现复印店中有已经复印完毕的教材,随即对复印店进行查抄时,很多店主还觉得复印教材和复印其他资料压根儿没区别。

    遏制开学季盗印,疏堵宜结合

    记者在采访同行的执法人员时,他们提出,现在复印店都是“按需印刷”没有库存,而有些复印店会将教材的电子文档存在优盘中,由于优盘体积小容易转移,也给查处工作带来诸多困难,这些都是执法过程中面临的现实问题,需要进一步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对于侵权复印教材开学季“死灰复燃”现象,除继续加强对于高校及周边复印店的巡查,还要大力向高校的复印店经营者和学生认真普及《著作权法》。同时他们也提出建议:一是学校应更加主动地履行管理责任,规范对于复印店的业务管理;二是每到学期期末,学校集中回收旧教材,促进教材在学生之间循环使用。